画意

【黄少天×你】我是你一个人的小天使

#ooc预警
#如有雷同,责任在我,请与我联系谢谢|ૂ•ᴗ•⸝⸝)
#女主名字请看第一章啦谢谢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时光像是在咖啡馆里被静止了一样,如醉醺醺般沾染上了咖啡的香气。然而这种慵懒的气氛被一个人给打破了,这个人也如一颗小石头被扔进了你内心平静的心湖。
  

       清晨的雾气依依不舍地缠绕一缕缕晨曦,缱绻又暧味,还在睡梦中的街道被对面的蓝雨俱乐部吵醒了。俱乐部的门口有几个女孩子聚集着,透过咖啡馆的玻璃,你看到她们的神色有点焦急。忽然间,一段铃铛声突兀地响起,咖啡馆的门被打开了,一位身穿白色T恤衫,戴着黑色鸭舌帽和口罩的年轻男子走入咖啡馆。

       “欢迎……”你看到那位男子神情有点匆忙,自觉地闭上了嘴。年轻的男子没有注意到你未说完的话,他快速地环绕看了一眼咖啡馆,径直地向里面的隔间走去。你皱皱眉头,打开了柜台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安姨自制的辣椒水喷雾和小卡刀,不动声色地放入裤子的口袋里。你理了理系在胸前的围裙,把口袋里凸起遮住,直到你感觉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后,才拿着订单板走向隔间。“您好,先生。请问您想点些什么?”你保持着语气的平缓,试图不让他看出什么。一只手拿着订单板,另外一个手垂在口袋边,如果那位男子一有什么动静,你就立马把辣椒水喷在他的脸上。早晨咖啡馆的客人只有零星几个,疏散起来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 那位男子的目光鬼鬼祟祟地看着窗外,他所坐的地方可以看到蓝雨俱乐部的门口。他看了一下窗外,下一秒又立刻把头缩回来,手指不安分地揪着衣摆。听到你的话时,他似乎是被吓了一跳。他盯着你看了十几秒,又慌忙地把头低下,连连摆手:“呃……不需要不需要……”他的声线清澈明亮,有着不谙世事少年的感觉。这时咖啡馆的门再次被打开,你只好走回门口的柜台处回应刚进来的客人。没想到竟然是刚刚在门口聚集的女生,还没等你开口,她们开始急切地问。“请问你有看到一位戴着黑色口罩的男孩子吗?”“他还穿着白色的上衣,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。”“他是不是在咖啡馆里?”那些女孩子的声音有点大,整个咖啡馆里的人都能听得见,你似乎还感觉到坐在隔间的男孩不安地靠里坐。你不出声地思索着,那些女生看你没有回应,作势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见过,或许他往其他的地方走了。”你伸手阻拦了那些女生。“可是……”那些女生不死心。你依然坚持着阻拦,这时坐在咖啡馆里的人因为好奇纷纷探头出来看看。有一个女生拉了拉一个不依不饶女生的衣袖,轻声说:“我们还是走吧,说不定真不在这呢。”那些女生不情愿地被说服了,有一个甚至女生蹬了你一眼。你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离开,这种情况只能说自己见得比较多了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该去确定下那个人的身份了。”你在心里静静地想。重新回到隔间,那个人把帽子和口罩摘下,一头黄灿灿的头发似乎在发光。“哎呀哎呀,谢谢你啊靓女。”他眨巴着眼睛,虎牙俏皮地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蓝雨俱乐部的人吧,可能还是队员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靓女靓女我们认识一下吧。我叫黄少天,靓女你玩玩不玩荣耀啊,如果玩的话我们一起下副本吧。我跟你讲啊……”眼前这个人依然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,像一个耀阳的小太阳。你不自觉地退后一步,像是蜷缩回自己的黑暗角落,眼前是不可触及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自己永远也无法像他一样阳光开朗吧。“你就是个怪人,我们都不要和她玩了!”“你知道你画画那么厉害伤害到了我吗,为什么我们的努力永远都及不上你的天赋?”以前的记忆慢慢地泛上来,你抿了抿唇,试图把这些回忆从脑中赶出去。你打断黄少天的话: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?”“哦哦哦,我我想要一杯蓝山咖啡。”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指着菜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。请稍等。”你扭头离开回到柜台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[黄少天×你]我是你一个人的小天使

#ooc预警
#如有雷同,责任在我,请与我联系谢谢!|ૂ•ᴗ•⸝⸝)
#你的名字叫苏千瓷    


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刚出机场,就感觉一股滚烫的热流向你扑面而来。“G市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变啊。”
你心里想。重新把太阳镜戴好,巴掌大的脸只剩一张小巧玲珑的嘴露在外面,因为刚下飞机有点疲劳,嘴唇有点苍白。“回来啦。”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身后响起,一丝清新的果香袅袅弥漫。“安娜苏筑梦天马香水。”你在心里默默念着。“安姨。”你喊了她一声。安姨是你的姑妈,她很早就脱离了苏家,安是她母亲的姓。至于安姨为何会脱离苏家,你仅是了解一些,具体的并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?”安姨一边开车一边问你。你扭头看向她,白皙纤细的手指在真皮方向盘上显得令人赏心悦目。浪琴手表在安姨手臂上松垮地戴着,你看着她手背上的青筋,还有无名指上不见的DR婚戒。你扭头看向窗外,机械地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稍后你不自在抿了抿嘴唇,有点犹豫地开口:“你过得怎么样?”你感觉安姨轻笑了一声,“我过得还好,至少养活你没有难度。”你没有回她,而是继续看着窗外。窗外掠过的店铺越来越多,越来越快,是你在看窗外,还是窗外的景物在看你?你的内心开始迷茫,我该去向哪里?
         “到啦!”安姨的声音把你从思绪中拉了回来,你这时才发现你们停在一家咖啡馆前。咖啡馆的名字叫
Yan  Café,“奇怪的名字”你默默地想着。店内的装修不是冷淡的欧式风格,也不是繁复的洛丽塔风格,空气里弥漫着咖啡豆微苦醇厚的味道,整个店像泡在咖啡里。因为是木质的地板所以踩上去有轻微的咯吱声,你看着安姨,没有开口。安姨眉眼一弯,摊手道:“原来咖啡馆的老板肯把这家店转手让给我的条件里就有一条规定:‘不要改变这家咖啡馆的装修风格’,所以这咖啡馆的年龄不一定比你小哦。”你轻轻抚摸着桌子上深浅不一的划痕,在那些划痕里面藏着一些故事,在咖啡馆流淌的时间里缄默不言,等待有缘人把故事的大门打开。
      安姨指着阁楼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和我住在阁楼上,咖啡馆的后面是一个小房子,晚上的时候我会营业,这是一间bar。”随后安姨从咖啡馆的柜台里取出一把钥匙,“这是咖啡馆的钥匙,要拿好了哦。”你把钥匙放在口袋里,正准备搬行李上楼里听到了安姨说的一句话:“咖啡馆的斜对面是一家俱乐部,好像是叫‘蓝图’。对了,你会打游戏吗?”“蓝雨……吗?”你继续搬行李上楼,心里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。安姨知道你冷漠的性子,不恼你不回答她的问题。顿了一会,又问:“你带药了吗?”“带了。”你这回倒是回她了。
  




新人写手,尤其慢热,废话一堆!请各位老爷们高台贵手,若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尽管提出!比心心❤ღ(๑╯◡╰๑ღ)

今天十七岁啦!